追怀杜宇:望帝春深鸣杜鹃

至少可以肯定,杜宇带领其部落来到四川盆地成都平原,融入了三星堆人或三星堆人后裔这个群体,从而使得昭通和德阳两地有了亲缘乃至血缘关系,使得两地人民有了自然认同的亲切感。

三星堆人是否彝人的一支?

生活在“天府之国”——四川盆地成都平原及其周边地区的人们往往倍感幸福和骄傲,这片土地不仅是水旱从人、物产丰饶、岁无饥馑的鱼米之乡,还有着以三星堆、金沙遗址为代表的古蜀文明,近现代更成为引领四川发展的腹心地带。它显赫的历史地位的形成,既与它优越的地理、气候等先天条件有关,也与它的先民们筚路蓝缕、智慧烛照所创造的悠久灿烂的文明有关。

都江堰水利工程两千多年来一直发挥着防洪灌溉的作用,使成都平原成为水旱从人、沃野千里的天府之国。 (ICphoto/图)

从相关的神话传说和文献资料中,我们可以感知:四川盆地成都平原最终成为享誉中外的“天府之国”,可以说是由外来部落和本地土著共同长期的辛勤开垦和精心营造出来的。或通过战争,或通过合作,或兼而有之,古蜀先民们融合为一个移民社会,也就融合了外来和本土的优势,不断形成了更高层次的文化形态、社会形态。如蚕丛是带着他的部落从岷山上下到这片平原地带的。而今天来到云南昭通,则更加清楚地知道,杜宇也是带着他的部落从云贵高原沿江而下,来到成都平原的。他们都成为了蜀王,为垦殖开发这片土地、打造“天府之国”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汉侍郎杨雄所撰《蜀王本纪》记述了杜宇的生平事迹,算是神话传说之外的历史记录,采信度较高,但其惜墨如金,存在诸多语焉不详之处,不过,这也使其内涵丰富,给予人们较大的想象空间。

《蜀王本纪》载:“有一男子,名曰杜宇,从天堕,止朱提。有一女子,名利,自江源井中出,为杜宇妻。乃自立为蜀王,号曰望帝。治汶山下邑,曰郫化,民往往复出。”后来,“玉山出水,若尧之洪水。望帝不能治,使鳖灵决王山,民得安处。……自以德薄不如鳖灵,乃委

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

立即登录